北冥

高中暂退网,文禁转载抄袭谢谢。
发现后果自负。
以后可能会以漫画类型更。
QQ:2419758404

《黑与白》 年上 校园 可能虐 HE

03           
             咚咚——

            “请进——哎呀敦君辛苦你了~”

            “。。。太宰前辈눈_눈”中岛敦无语。谁来告诉他这个鬼畜得不要不要的是真 太宰先生+他们班主任。

            南中虽然资金充足,但也没有实力把整个校园变成中央大空调,所以即使是在暖气开满的办公室里,中岛敦依然觉得有一丝凉意。他不禁把怀里的作业本抱紧了点。

            “前辈,作业放哪?”

            “放这吧敦君,辛苦了哟~”太宰治从书堆中挣扎着抬起头,看着伫在门口的敦君拍了拍办公桌唯一的空地,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他又忽然抬起头:“对了敦君,你的导师找到了吗?”

            宽敞的办公室只有空调运作的声音,刚刚放好作业的中岛敦愣住了,他只觉得头顶的灯明亮的晃眼。

            “。。。太宰治先生,”在空调声中中岛敦艰难的开口,“我。。。我不需要导师,我一个人就够了。”中岛敦埋着脑袋看不清神色,太宰治也没回答,只是将手里的红笔盖好,双腿往后一蹬、脚往桌上一翘,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他眯了眯眼,神色暗了暗,随即换上鬼畜的模样道:“敦君啊~能帮我把这堆练习册抱过去发了吗?我还有几张教案要找,麻烦咯~”太宰治笑眯眯的盯着局促不安的中岛敦说道:“敦君啊,不要活在过去,给自己一个机会吧。”听到这句话,刚走到门口的中岛敦停了下来,猩红的眼眸没有一丝光泽。窗外太阳的照射角度使他站在门下的阴影里,他机械的伸手握住门把手,开了门,不再回头地走了出去。

        ——白,为什么,我只能待在阴影里呢?

        太宰治目送中岛敦走远了,才收起了面部表情,他无聊的转起手中的红笔,盯着红笔好一会才停下动作,看着这空旷的办公室,像是自言自语道:“敦君啊。。。他可不比你,他的童年太过阴暗,他到现在,始终都无法逃脱往事的阴影,那个女生叫镜花吧,她跟他算是同类人,也是第一个真正走进他内心的人。。。你知道我想说什么的,去吧,算是我给你的任务。”语毕,他抬头看向门口,门口拐角处的阴影里闪过一个模糊的影子,太宰治勾勾嘴角,摇头轻叹道:“什么嘛,脾气依旧这么大啊。。。”

        南中在这个季节段一直都是万里无云的天,而这个时候的天空却是慢慢黑了下来。太宰治端着茶杯来到窗前,看着外面黑压压的天神色难得严肃起来,他慢悠悠的抿了一口茶,心中感叹:终于要变天了吗。。。

        ——

        “敦君?你这是——”

        “抱歉镜花麻烦你帮我跟任课老师请个假,我有点事情要处理。”

        “唉好。。。”

          一听到镜花同意中岛敦就直接把手上的练习册塞给了镜花,转身就朝教学楼外跑,留下镜花一脸错愕的愣在哪里。

          不想的,不是的,那不是真的。。。中岛敦边跑边挣扎,他最不想让人看见的一面为什么,为什么还是会被发现?明明他已经——‘嘻嘻嘻,没父母的小子’‘我们不跟疯子一起玩’‘哈哈哈哈哈你看他那个样子哦,真恶心!还想讨好老师!天大的笑话哈哈哈哈’。。。“不要。。。”中岛敦不知不觉的跑到了学校最大的银杏树下,他慢慢的蹲下来把自己蜷成一团“我没有。。。我只是想。。。交个朋友啊。。。”

        是的,中岛敦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他从小就没见过父母,从他记事起,每天就是被院长使唤过来使唤过去,那时的生活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活在地狱,每天累死累活,被同龄人耻笑、欺负,他曾试着交朋友,但每一个人愿意和他作朋友。这样的长期生活他渐渐麻木了,他不再把自己的情绪外露,他渐渐的把自己锁了起来,直到他遇见了镜花。

        镜花比他晚来孤儿院,但因为镜花长得很乖巧,很会讨院长的喜欢,所以镜花简直就是孤儿院的小公主。理所当然,镜花有很多朋友。他们是在厨房相遇的,那时小小的镜花想要去厨房拿点饼干吃,却遇到了比她大得多的中岛敦,她不理解为什么这个大哥哥在厨房洗盘子,而且面无表情的样子。她毫不在意中岛敦身上的油污,伸出小小的手拽了拽他的衣角,用稚嫩的声音问道:“大哥哥,为什么你在洗碗呢?”中岛敦看了她一眼,默不作声。他不是不惊讶,他只是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一个天真烂漫的小孩子,毕竟他面瘫太久了。

          小镜花见大哥哥不理他,她不解的眨了眨眼,刚想开口继续问的时候院长却是推门而入。院长十分生气的把她抱走了,事后院长还‘说教’了她半天,总而言之就是不想让她接近中岛敦。但毕竟小孩子的好奇心太过强,所以院长越是制止她她越是成天找中岛敦说话,而中岛敦也习惯了身后时有的小尾巴。

        对于中岛敦来说这是第一个愿意亲近他的人,他十分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时间,可小镜花终究是被人领养了,分别之际,小镜花悄悄的跑来跟他告别:“大哥哥,我要搬家了,记得来找我玩啊!”“你。。。的名字是?”“大哥哥你记性真不好!哼!”小镜花不开心的撅起了嘴,她摆出一张苦瓜脸道:“我叫镜花,泉镜花。大哥哥真是的,身为朋友连对方的名字都记不得!”

         ——白,我也有朋友了呢。

         ————

         “不要。。。不要再出现了啊!”中岛敦痛苦的抱着头大喊道,他实在不想在回忆起过去了,过去如影子一般令他无法摆脱。

         天越来越黑,渐渐大起的风就是下雨的前奏。整个校园沙沙的响,树木在风中抖动着枝叶。沙沙作响的银杏树下依然有着黑色的身影,而在他的不远处,一抹白时隐时现。

         “为什么,我的心。。。在痛?”芥川龙之介捂着胸口喃喃道。

         ——白痴,黑与白是一体的啊。
#没到两千字orz我的罪过,我实在想不起五月份我这第三章的大纲了。。。所以写的比较艰难。。。
#这几天没更因为玩王者荣耀玩疯了。。。直接被天美强行封号说是连续玩十个小时要休息一下QAQ好气

评论
热度 ( 3 )

© 北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