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冥

高中暂退网,文禁转载抄袭谢谢。
发现后果自负。
以后可能会以漫画类型更。
QQ:2419758404

《It is the white mountain whiterun》

01

        随着一声枪响,在树林里不断穿梭的人轰然倒下,手中紧握的枪也随之滑落。林子深处,似有人影动了动,不一会儿,寂静的林子中传来树枝折断的声音,一个戴墨镜的黑衣男人逐渐显现。只见他嘴角挂着一丝邪笑,将手中的‘鹰—7’退了膛,蹲下身子,看了看那人胸膛前的衣服上缝的字,便对着耳朵上的蓝牙耳麦说道:“唉,哑巴张,目标确认——解雨臣,已命中,人归我了哈~”“。。。随便,吴邪呢?”对方冷冷的问道。“唉,哑巴,你还真是三句话不离小三爷呢。不过他不是在你那边吗?问我干嘛?”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准备将被称为解雨臣的男子扛起来---“。。。刚刚不小心让他跑了。”“哈!?”男人动作一顿,又继续将解雨臣扛到肩上,轻车路熟地往树林深处走。“哈哈哈。。。哑巴啊,这是你第一次放跑了你的猎物呢~,不过啊,他真的还记得吗?。。。”这让原本就压抑的氛围更加压抑了,耳麦另一端的人沉默了,只有树枝折断声回荡在树林里,男人的身影又重新融入了树林中。一切如初,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山林环绕,巨树参天,四周散发着浓郁、古朴的气息。沙———沙———风呼啸而过,带着一丝丝紧张气氛袭向地面。哗———哗———半人高的草丛随风摇摆露出一个巨大的基地机场,灰色的狼印在其中央栩栩如生,在机场边缘坐落着三层楼高的迷彩军楼,迷彩与周围参天的巨树很好的融合在了一起,很难认出。楼外炽热的阳光狠狠地照在楼上的落地窗上,反射的光照得让人睁不开眼,在这闷热的天里连蝉都无奈的闭嘴去找树荫了。整个基地呈一片死寂,出了那偶尔挂起的风似是再无别的声音。嘀———嗡———啪啦啪啪———“中佐!地图已找到———”“假的。”“‘乱码’已被攻击6次。”“给我换‘终结’攻!”“是!”

       “报告!中佐!‘护航’——09已失联!”“混账!吴邪呢?”一个两鬓隐隐有些泛白、眉头皱成’川‘字形、脸色黑的吓人的中年男人猛地将大理石桌上的烟灰缸摔向了木制地板上---啪!咔!---烟灰缸毫无悬念的碎了,但男人却看都没看一眼,只向刚才报告的戴着耳麦看着挂在墙上的作战屏的人吼道:“其他人呢?解雨臣呢?”被吼的人打了个寒。。。战,呵,这么热的天(ノ`Д)ノ边想边打开耳麦,输入指令向解雨臣发送语音:“花儿爷,花儿爷,这里是‘戾狼’,这里是‘戾狼’,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发出的语音犹如沉入大海毫无回音。那人默默地在心里为自己点了根香,然后才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向中佐报道:“中佐,解雨臣。。。他们真联系不上——”“王盟,我不管怎么样,吴邪他们必须找到!”说完,男人便缓缓点了根烟,狠狠地抽了一口,烟雾弥漫,使人看不清男人现在的表情。

        被唤作王盟的人在心中默默吐槽:老板你们快回来啊,三爷要发飙了,花儿爷啊,联系不上真不怪我啊。。。虽说这么想,但毕竟是自家上司,更何况还是吴家的小三爷,心里的担忧还是有增无减。王盟拼命压下内心的烦躁下达指令———“‘零音’组去调取他们现在的位置,我要最清楚的!”“装备部的‘夜煞’快去调物资去支援,记住我不要‘47—0’,用‘破空0—5’!”“苏万、黎簇跟我来!”“是———”统一的、坚定的回答回荡在满是机械设备的指挥中心处,所有人都拼命按下心中的慌乱,毕竟那可是‘戾狼’的精英啊,就这么失联了。。。太恐怖了。以前不管什么任务‘战狼’都是从来没有失过手的,这一次的护送任务却失联了,真不该接啊!吴队,一定要回来啊!。。。就这样边想边将耳麦打开,各自将各自的指令完成,一时间只听到一阵键盘敲击声响起,其中还夹杂着他们用有着一丝发颤的声音进行的报告、传达指令声。

        被称为三爷的中年男人一言不发地静静地抽着烟,好像之前吼人的人不是他一样。当王盟三人经过他身边时,他突然说到:“一定要带回来啊。。。”“。。。是。”实际上你也没有把握吧。苏万一边默默吐槽,一边给枪上了膛。等他们走后,中年男人忽———地一下向后倒去,靠着椅背闭上了眼。听着指挥部人员不停地敲击键盘、下达指令的声音默默地感叹道:张家。。。麒麟帮。。。大侄子,这次护送任务真不该让你接,你真的迈得过这个坎吗?睁开眼望向落地窗外,炽热的阳光中透着的压抑让他的眼神暗了暗———要变天了呢。。。

        踏——踏踏——压抑的树林里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随后在树林丛生的山里便是出现了一个背着一把用白布裹着的长条形的物体、身穿迷彩服、戴着耳麦、红外线扫描镜,手拿’破空0——5‘的人。原本炽热的阳光透过层层树叶照射到地上时被剥削得只剩半个手大小的光斑,但即使这样还是可以看到那人胸膛前衣服上缝的几个字——WX吴邪。

        “嘶——好痛。。。”吴邪摸了摸脸上的口子皱了皱眉头,大大的猫儿眼里印入了鲜红的血色,“啧,麻醉弹吗.....”吴邪喃喃道不再去看手上染着的那脸上因子弹擦破了一个口子而流的血,现在的他只感到伤口正逐渐麻木,浑身都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而且莫名的想睡觉。艹,这药效真够快的哈!老子还没走几步呢!吴邪在心底狠狠地诅咒着张起灵瞄准技术怎么那么好,他明明就已经将速度提升了整整几个档,凭什么那混蛋还是打中了他!!!要知道他可是号称‘从不挂彩的战神‘啊!今天却’毁了容‘而且还是护送任务!呵呵,这就非常尴尬了.....果然不该接与他有关的一切啊。

         想到这,吴邪硬生生地停下了脚步,握着’破空0——5‘的手紧了又松,琥珀色的眸子在他活了十八年的人生中头一次闪烁过一丝迷茫,张起灵,我欠你的太多了....是不是已经还不清了?吴邪缓缓地抬起头盯着头顶上交错的树枝,慢慢地抬手来到耳边将耳麦后一个更加隐秘的、精致小巧的仪器拨了一下,顿时耳边传来嗡鸣,吴邪闭上眼任仪器扫描身体。当他再次睁眼时,原本是琥珀色的眸子被染成了墨色,那色泽让人看了便很难再移开眼,毫无波动的眸子仿佛可以吸人魂魄,三千墨发直拖到地,长长的流海遮住了他右边的脸又为他增添了一丝恍若隔世之人般的神秘感,军衣领口处的皮肤隐约浮现出道道墨色纹身。吴邪也没管这些,正迈出步子,却被长到拖地的头发给绊了一脚,只见他微皱眉头随手掏出腰间储盒里的纱布扯下一截,将头发绑起便不再理睬——实际上这也没什么用,头发只不过变成刚刚触地罢了,稍不注意还是会被绊倒。

        该去救小花他们了。吴邪心想到,便在也顾不上会不会被头发绊倒这个问题,只管往前冲,步伐更加轻盈,背上背的白布包裹也不知道何时被他取下拿在手中,而手中的’破空0——5‘也不知何时被背到背上,如鬼魅般在山林中一闪而过。吴邪边跑边扯下包裹上的白布,露出一把黑金古刀,古刀散发着一种被时间磨洗的古老气息,虽是古董但仍然削铁如泥——果然是国家级文物呢。吴邪不禁感叹道。但他很快就被戴着的红外线扫描镜上的彩色图像给吸引住了。呵,这么快,看来小三爷我该重新出道了呢,要不然别人都当我死了呢。吴邪心中默默想到,手中的刀也悄悄地出了鞘,寒光微泛,让他墨色的眸子闪过一丝迷茫——我还是曾经的无邪吗?

        顾不上多想,眼前的场景已由山林转为高高的水泥墙,彩色的身影逐渐放大。吴邪深吸一口气,从储物箱里拿出一团东西直接扔进嘴里咽了下去。“艹,没有’麒麟血‘就这么难吃?果然是不做死就不会死啊。”吴邪哀嚎道,随即借力狠狠地蹬了一下地腾空而起,嗖—的一声直接跳过了两米高的水泥墙,还没落地便举起手中的刀,对面前两个连身子都还没来得及转的人砍了下去。刀起,刀落,血光飞溅。吴邪轻盈落地整个过程没发出一丝声响,他头也不回地向面前的高楼走去。橡胶鞋底很好的掩盖住了他的脚步声,他边走边打量着眼前的建筑。

        灰色的外表透着死气沉沉,紧闭的窗户让气氛更加压抑。“啧,竟然被切断了.....三层楼你让我挨个找啊!”吴邪盯着楼房抓狂道:张起灵你给小爷等着!我迟早要把你们连锅端了!这么想着,吴邪便一个闪身踩着窗户外墙上的煤气管往上爬,爬到二楼时,只见邻近的一个微微打开了一条缝,他赶忙腾出一只手将背回背上的古刀拔了出来,又轻轻地将扳手挑起,推开窗户跳了进去。咦?怎么没人?吴邪保持落地姿势,抬起头环顾四周近乎封闭似的走廊,纳闷道。糟了!吴邪在心中打叫不好,黑眸中闪过寒光,一个侧面翻滚躲开了从身后射过来的子弹。“哟,不赖嘛,小三爷只身一人过来也不怕我们反咬一口?”戴墨镜的男人一副痞子样,漫不经心地重新上膛几发麻醉弹就甩了过去。

        吴邪紧了紧手中的刀,猛挥几下将子弹挡掉。冷冷道:“瞎子,我只要人。”“唉!那就麻烦了耶,小三爷,哑巴还在找你呢!跟我去喝一杯怎么样?”被称为瞎子的男人仍旧是一副痞子样,只见他边说边示威似的扬了扬手中拿着的一把蝴蝶刀。满意的看到墨色的瞳孔猛缩,又暗了暗。吴邪只能咬咬牙,百般无奈下只能将手中的古刀背回背上。“呐,小三爷,早这样配合多好啊,也省的浪费时间嘛。”黑瞎子邪笑道,只见他快步上前搂住吴邪半拖半拽地向前走去。“小三爷啊,哑巴可是找你找疯了,不停地催我找你的方位,真吵死了!所以呐小三爷,别再跑咯~~你那全息投影差点让我以为是哑巴来催命了!吓死我了。。。”黑瞎子一路上嘴没停过,吴邪选择性失聪,努力的记下走过的路线。

        终于到了。这是吴邪的感叹,他不是没想过黑瞎子他们在重生后性格会大变化,但这话唠是谁教的!要不要这么恐怖!想到这吴邪不禁翻了个白眼,拍开往自己身上伸的爪子,毫不犹豫地想推开面前的青铜门进去。“哎!小三爷,人家那么想你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切,哑巴有什么好的———”碰———正自顾自说的黑瞎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吴邪摁在了墙上,只见黑眸在黑暗中泛着丝丝银光,带着凌戾直射入黑瞎子眼中。吴邪动了动唇用沙哑的音调缓缓而道:“我不认识什么哑巴,我只是戾狼的吴邪,我不是你们要找的吴邪。”

评论
热度 ( 6 )

© 北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