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岭虚无

大号专用挖坑『卡文中好方』
线下活动请找小号,用户名一样
禁转载禁抄袭谢谢合作
QQ:2419758404/2631411815
『不是大佬,是咸鱼干。』

《山海经》

#ooc预警
#全程不知道自己在写啥orz
#修修改改写出三千一百加
#感谢广陵JUN的提议和修改w @叶陵
#感谢夭灵JUN的捉虫w @长白君
#第一次看见只发了楔子就有心心『激动到手舞足蹈』
#不想让《山海经》毁掉所以写的很慢,改得很细orz『《山海经》算快的了emmm我其他的文都是月更orz』
#周更周更周更!一篇没满三千字绝对不发
01

        And I was dead, and see, I am living for ever, and I have the keys of death and of Hell.---Revelation 1:18

        即使不是妖所熟悉的那个世界,妖也在挣扎着努力存活——

        喧哗的人类世界外,是一望无际林海。风呼啸而过,泛起青绿的海浪。本该是沉默的林海却被一群妖的闯入打破——

        “快点追!不要让他跑了!”

        “老大,我们这样……会不会惊动张家人啊?那群妖太可怕了……”

        “你懂个屁!不想现在就死就给我追!”

        被吼的妖打了一个激灵,拔腿就追着同伴继续找了。他们怎么想得到,他们所要找的人——不,是麒麟,被重伤到无法使用妖力的麒麟,就在他们头顶的树杈上。

        听他们走远,躲在树上的男人才松了口气。但随即他又握紧拳头,到底是什么人想要他的角?

        在现在这个人类主宰的世界,妖只能在暗处活动,而他所在的张家,正是老九门里最强的一族。按理说没有任何妖愿意去惹张家,毕竟张家是九门最强,同时也是神兽麒麟最后的血脉。所以,究竟是哪只妖胆大到想要他墨麒麟的角?

        在现世被《山海经》所记录的妖,他们任何一族都有自己最重要妖器,而妖器正是任何妖在使用妖气是最重要武器,换而言之,没有妖器就相当于没有妖气的妖,那样的妖是无法存活的。而他麒麟一族的妖器正是麒麟角。

        男人没有再想下去,因为他手中的刀已经开始发光——有怀着恶意的妖靠近了

        “啧。”

        男人看都不看身后的树林里有多少妖,他直接从树上一跃而下,不待站稳身形就朝前方跑去。

        远离人类世界的林海里暗流涌动,林海深处的某处角落,一个外貌十八左右的男生蓦然回头,风卷起地上的落叶朝男生眺望的方向吹去。细碎的阳光揉进男生璀璨的黄金瞳里——那里,究竟有什么……这突如其来的悸动……是怎么回事?

        “小邪,快上来,那边的封印被入侵了,我们去看看。”男生背后的黑雾散开,露出巨大的蛇身。紫金色的鳞片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皎白的三重角从蛇头上长出,那金色的竖瞳如星辰般耀眼。巨蛇微微张口,露出锋利如匕首般的毒牙。

        永不熄灭的黄金瞳是龙族血脉的象征,而外表酷似龙族的巨蛇是龙族的近亲——烛九阴。

        血脉纯正的烛九阴才能成神,施展上古神通——视为昼,眠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

        “嗯,好。”男生抬手摸了摸面前的烛九阴的鳞片答到。烛九阴等男生坐在他头上后便摆着蛇尾向出事的方向爬去,男生看着飞快的向后倒去的树木,不自觉的握紧了烛九阴的角——这份不寻常的悸动,究竟是什么?

        而那群打破沉默的妖,他们都没有发现——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吴家的领地

        ——

        人类的世界依旧喧哗,而在某片一望无际的树林中,一群妖正在生死厮杀。只因启示录带来的鲜明对比。

        在男人面前是断崖,他身后的妖已经追了上来。风呼呼作响,有什么东西,要开始改变了。领头的妖阴阳怪气的笑起来,尖锐急促的笑声在树林中扩散。“你认为你还能逃吗?麒麟。”领头的妖边朝前走边妖化,待离近男人后已是半妖——宽大的骨翼在他背后展开,耳朵变得尖尖的,竖立的瞳孔,长长的骨尾,还有那已经覆上骨状物形成龙爪的手——“骨龙?……《山海经》没有你们的记载。”男人对这群妖说出第一句话。“当然不会有记载。”骨龙领头邪笑道:“我们一族早已灭亡,是那位大人将我们招回的。所以啊,你中的毒……在现世是不存在解药的”

      男人面无表情,忍着身上的箭伤所带来的痛向后退,他想拖延点时间来找出路。“你的角。”第二次开口。骨龙的表情明显的扭曲起来,他狠狠的开口:“那位大人,我们必须向他卖命他才会还我们角!所以你必须把角给我!”骨龙领头疯了一般朝他扑去,而他身后的骨龙也一拥而上。

        男人依旧面无表情,伸手就要抽刀,但刀却纹丝不动。他猛然想起——黑金古刀只会认同实力高于它的人。而他身负重伤,实力大不如前,古刀自然不会任他使用。而也就这几秒的世界,骨龙已经到了他面前,灰色的利爪高高的举起,猛的向下抓去,来不及判断,男人条件反射向后一跳,躲了过去,再借力攀着龙爪向上一跃,稳稳的落在了骨龙领头的头上。再怎么落魄神兽的本质是不会变的,麒麟的蛮力依旧存在,所以男人狠狠的挥起了拳头,骨龙领头的脑袋很快就变得凹凸不平。

        但骨龙领头不会死,他已经死过一次了,只要召唤死灵的人不死,他就是变成一堆骨渣也不会死。

        蜂拥而上的骨龙将男人一抓扇了出去,直接把他扔出了断崖。“老大,他死了吧?该去拿麒麟角了?”围在领头身边的骨龙喊到。

        “死?你们这些肮脏的东西才该去死。”声音响起的一瞬间骨龙就慌乱起来,他们感受到了血脉中的威压——骨龙再古老,也不能改变他们不是龙的事实,而烛九阴是比他们更高贵的血脉,是最接近龙的分支种族。断崖深渊里腾飞出巨大、古老的蛇躯,蛇躯落在断崖之上砸出了一道道裂缝,烛九阴把头转向他们,璀璨的黄金竖瞳透露出痛恨之情“滚!”骨龙根本不敢在烛九阴面前喘气,一听到可以走了就立马连滚带爬的跑进树林,完全忘了他们还有翅膀这个东西。

        “墨麒麟?”烛九阴惊讶的看向地上躺着的男人,“三叔!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甩啊!你那个力气可以直接弄死他了!而且他受伤了啊!”站在烛九阴脑袋上的男生生气的吼道,就他家三叔那怪力,没有一尾巴把男人甩死就万幸了!男生不顾脚下三叔的尴尬直接顺着蛇身滑到了地面,来到男人身边担忧的问道:“对不起,我三叔他没有伤到你吧?”

      古刀的光芒早在骨龙消失不见后泯灭了,男人看向面前的一人一妖——他们应该,没有恶意。风又刮起,吹得树林沙沙作响,也揭开了男人破烂的卫衣,露出其下遮掩的乌黑的伤口,那是被骨龙的箭所伤。

        烛九阴嗅着空起里弥漫的血腥味儿,眯了眯眼道:“毒伤是无法掩盖你们麒麟专属的血液味,你是张家人吧……但这血液的味道很纯,只可能是墨麒麟……”烛九阴抬起蛇头,璀璨的黄金瞳盯着男人如墨一般的眼眸道:“现世的墨麒麟只有一个妖,你是张家下任族长张起灵吧。”用的肯定句。

        男人别开与之对视的眼眸,一言不发,只是手上握刀的力道大了些。看着两妖渐渐僵硬的气氛男生赶紧打岔:“行了三叔,别再说了救人要紧,先带他回族中去吧。”烛九阴看着男生伸手就要拉男人起来的动作,尾巴一甩挡在了两人之间,力道之大使地面又裂开几道缝。

        “吴邪”烛九阴缓缓低下头盯着男生的眼睛开口:“你怎么知道,他不是跟刚刚的妖一类的?”吴邪回盯着他三叔的黄金瞳开口,一字一句坚定的答到:“因为你说了,他是张家人。”麒麟是瑞兽,代表吉祥,也是跟烛九阴一样的存在。“张家人,我没见过他们做过出格的事情。何况,救人需要什么理由吗?”

        烛九阴终于沉默,他没有可以反驳的话语。张家是管理青铜门最合格的妖族。同时也如吴邪所说——救人本不需任何理由

        吴邪看三叔妥协才稍稍松了口气,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想救他,只因与张起灵对上视线那一瞬间的悸动?

        在断崖深渊里看见张起灵的那一瞬间,男人一双淡然如水的眼睛、刀刻一般冷峻的容颜就已烙印在他的脑海中。璀璨的黄金瞳与幽黑能使人沉陷的眼眸对上——一个是百年未被惊动的心怦然心动,一个是一阵悸动。

      —— 一眼万年『At one glance, ten thousand years.』

        吴邪按压住内心的悸动,想要上前扶起张起灵时却硬生生的止步不前,金色的光点随着他身形的消逝随之闪烁,微风轻轻吹起,光点漫天而散。他愣愣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人——这个时候族里招他回去?出什么事了?

      林海沙沙作响,绿色的浪花不停的翻涌,金色的光点漫天飞舞。看着伸在自己面前正逐渐消逝的手,张起灵放下了所有戒备,伸出他那缠满了绷带的手,不顾动作拉扯到伤口带来的痛,不顾鲜红的血迹沾满了自己的手,他只想在这一刻抓住自己面前白皙、修长的手——他想要抓住这个世界,如此真实世界的世界。『He wanted to catch the world,such a real world.』

        终归是落了空,金色的光点被他紧紧握在手里,张起灵盯着吴邪消失的地方有些失神。他背后的烛九阴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直到光点也消失后才开机口:“族中有事吴邪才会被招回去,至于你的心思……给我收敛点!我管你是什么麒麟,敢打我大侄子的注意……我可不会手下留情。”随着烛九阴的话语,这片区域的气氛开始凝固,黄金瞳中燃气血红的光,近似于龙威的威压随之展开。烛龙之威使得刚起身的张起灵又有要跪下的趋势,张起灵一言不发,咬着牙,一股与烛龙之威平起平坐的威压随之而出——麒麟之威。烛九阴看着张起灵在他面前站稳,抬起头对他说出第一句话“我不会放手,绝对。”

        风呼啸而起,它夹杂着麒麟的誓言直冲云霄,以天地为证『with heaven and earth as evidence.』

        烛九阴看着张起灵一丝不苟的模样哑然,随即尾巴卷起张起灵扔到半空中,再用头接住朝林海深处爬去。

        烛九阴清楚麒麟的倔强,张家人认准的事,没有什么是可以逃得掉的,他家大侄子……估计要栽在这张家下任族长手上了……

        吴邪。坐在蛇头上的张起灵闭上眼睛默念到。你啊,过了这么久,眼神依旧清澈。不过,你大概早就忘了我吧?

        张起灵摊开紧握古刀的手,古刀刀柄上系着红绳,红绳另一头系着一只精致的、手掌大小的玉麒麟,跟吴邪从小戴到大的玉麒麟一模一样。

        ——『吴邪,你是我坚守《山海经》的全部理由,你是我的整个世界。』

评论 ( 12 )
热度 ( 19 )

© 北岭虚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