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岭虚无

大号专用挖坑『卡文中好方』
线下活动请找小号,用户名一样
禁转载禁抄袭谢谢合作
QQ:2419758404/2631411815
『不是大佬,是咸鱼干。』

《七宗罪》上

        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得不正常了呢?

        ——

        空荡的走廊里回荡着叶修有些急促的脚步声,他只想赶紧完成最后一步——已经这么多年了,绝对不能失败!

        ——大概,从苏沐秋死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失控了吧。

        ——

        苏家现世有两兄妹,哥哥叫苏沐秋,妹妹叫苏沐橙。兄妹俩都是很厉害的青乌师,但少年的笑容早已在十八岁的年纪模糊。

        那是一场意外,一场根本不应该发生的意外——

        那时候的叶修还叫叶秋,他和苏沐秋此次的任务就是驱鬼。这对于两个已经算得上是联盟顶峰的人来说,实在是太简单,小菜一碟。也正是因为过于没有危险,叶修放松了警惕,疏忽了看似在消散的执念的重新凝聚。

        “走啦走啦,我肚子都要饿扁了。”叶修懒洋洋的摆摆手招呼苏沐秋,夕阳的余光撒在他身上,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如此耀眼。他身后的一叶之秋正在解除临世的形态。苏沐秋贴好最后一张符,站起身朝叶修宠溺的笑笑,维持着合体的形态几步蹿到叶修跟前,伸手一捞把人往怀里带。

        “别急嘛阿秋,马上就好。”少年弯起好看的眉眼,轻声道。

        在废区一般的老房子里,两个人黏在一起嬉闹。苏沐秋借着与沐雨橙风合体的形态压制住叶修,坚定的抽走他嘴里的烟:“阿秋,说好了要戒烟啊,不可以说话不算数哦。”看着自家恋人满脸温柔的神情,叶修难得红了脸——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好看了……

        下午的阳光不再那么炽热,暖意散在两人身上,而苏沐秋那个镀了阳光的笑容,成了叶修记住的、他的存在过的唯一痕迹。

        阴风渐渐泛起,原本贴满了纸符的血阵悄悄的松动了。一个人的执念有多深,青乌师没有具体的数据。这次的厉鬼本是有机会去轮回的,但它的执念太深太深,导致它根本无法被摆渡。阴影中它诡异的笑起来,黑雾一般的物质渐渐聚集,凝成锐器的形状。沉迷二人世界的叶修完全没注意到身边的不对劲,当他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晚了。

        金色的光掺合进一抹鲜红,叶修大脑一片空白,直到苏沐秋最后的一个眷恋的眼神落在叶修眼里,叶修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叶之秋几乎是被强行临世,却邪一枪直穿执念使之灰飞烟灭。

        执念阴森的笑声回荡在废区里,叶修出神的看着血泊中的苏沐秋——明明、明明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的真名啊……我不是很急着回去吃饭的……不要把沐雨橙风给我啊,我们一起回去啊……

        他记不得那天他是怎么离开的,从那天起苏沐秋就消失了——是的,他就是认为他只是消失了,他不愿承认苏沐秋死了的这个事实——明明说好的要在一起的,明明他都答应了戒烟啊……说好的,沐橙还在等我们回去吃饭啊……明明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啊……

        ——

        抚上门的手顿了顿,叶修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猩红——他还记得苏沐秋温热的血液飞溅进他眼里的那个感觉。

        建筑物的阴影将叶修整个吞没,也看不清他的神情。

        没有留给他更多回忆的时间,君莫笑扛着千机伞在他身后浮出轮廓,冷冷道:“Master,他们要来了,请加快速度。”不带一丝感情色彩。风水兽的本源也是执念,只不过他们是青乌师的执念。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完成其Master的一切指令,无论对错。他们不允许拥有任何情感。

        叶修没有回头,他闷声道:“知道了,你先回来吧。”君莫笑没再回答,他直接解除了临世状态附回叶修的额头上,在其额头上留下鲜红的令咒。

        风吹起叶修额前的碎发,叶修抬起头看着大门上复杂的禁咒,坚定了内心——这是他欠他的,他要还给他一个完整的未来。

        “哼,前辈,你这么做——”就在叶修要推门而入之时,喻文州的定身符已经贴了上来。因为无法转身所以他看不到喻文州眼里的狠戾,还有那——“可是要处刑的!”满满的占有欲。

        叶修,你为什么自始至终眼里只有他?

        为什么不看我一眼?

#诈尸
#尽量在军训十六号前更完
#一发完不存在的orz
#最近真的要忙死了눈_눈半夜更文困得发慌(இдஇ; )产量质量持续下滑Ծ‸Ծ
#晚安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北岭虚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