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岭虚无

大号专用挖坑『卡文中好方』
线下活动请找小号,用户名一样
禁转载禁抄袭谢谢合作
QQ:2419758404/2631411815
『不是大佬,是咸鱼干。』

《七宗罪》下

        ——

        “沐秋,那我们这些摆渡人……可以招魂吗?”

        “招魂?理论上是可以的,只不过……代价很大,而且过程很复杂……阿秋你问这些干嘛?这种的话已经算是青乌师里的禁忌了。”

        “没什么,赶紧渡完回去吃饭。”

        ——

        “前辈,不要以为联盟不清楚你这些年的动作……你这样做,不值。”喻文州眼神暗了暗道,手上捏着纸符的力道大了些——自从苏沐秋死了后,叶修就变得有些奇怪,但这些变化并不明显,他也没忘心里去。谁知道……叶修……你这么做,一点都不值。

        “喻文州。”因为定身符的缘故,叶修没有转身,“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欠他一条命,我必须还起。”平淡的声音回荡在走廊里,打破刚刚的沉寂。

      他已经准备了真么多年了,怎么可以失败?

        叶修的眼眸深处燃起猩红的光芒,那张贴在他背上的定身符也突然裂开。没有定身符的约束他继续推门的动作。喻文州皱紧了眉头,几十张符顺着他的动作布成法阵的模样朝叶修砸去。

        叶修头也不回,他扬了扬嘴角,君莫笑提着战矛形态的千机伞在他身后临世。伞起,伞落,符阵尽数破开,君莫笑收起千机伞踏着虚空向喻文州奔去,喻文州反应也不慢,屠魔阵自手中扔出,索克萨尔同时临世,六星光牢自灭神的诅咒中亮起光芒。君莫笑抖开千机伞抽出太刀斩开两个法阵,随即借着冲击力朝正在蓄力的索克萨尔刺去。

        趁着君莫笑跟索克萨尔打在一起,喻文州画出法阵就想跟上叶修,但不知从哪来的反坦克炮落在大门前炸开。漫天的硝烟里渐渐露出苏沐橙的身影——“苏沐橙?你在干什么!”待看清人影后喻文州恼怒道,她就这么想看着叶修去死吗?“……对不起,你们”苏沐橙抬头看着喻文州身后幽暗的走廊道:“谁都不要想过去。”

        “苏妹子……你知不知道你哥在干什么?”阴影里孙哲平走了出来,他身后是联盟众人。苏沐橙脸上浮过一丝悲哀,她握紧手中的吞日手炮,缓缓开口:“我知道,所以,绝对不会让你们过去!”古老复杂的阵纹从联盟众人的脚下亮起,苏沐橙单手结印,随着最后一滴血融入法阵,法阵泛起了猩红的光,上百张血符围着法阵旋转——阵成。

        “对不起,你们就在这里等着吧。”苏沐橙淡淡道,她清楚叶修这样做的后果,随意她不会让联盟的人去送死——她已经承受不起熟悉的人一个接一个消失的痛苦了。

      ——

      叶修自苏沐秋死后就一直在找让人复活的办法。他找到了,成功的招回了苏沐秋的魂,但因为苏沐秋的魂不全他只能先搁着计划,用自己的寿命给苏沐秋养魂。

        这一养就是十来年,叶修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他清楚他的影子在一天天变淡,他只有今天的机会来复活苏沐秋。他不能失败,他没有失败的资格。

        ——

        偌大的房子里叶修静静的布着法阵,每布出一个法阵他的影子就变浅一点——这都是禁咒,施展禁咒的代价就是寿命。

        自指尖凝成的血符在空中无风自动,重重法阵叠在一起,古老的符文中泛起的光映亮了房子中央悬浮着的执念,叶修猩红的眼眸里写满了思念——快了,再等等。马上……就可以回家了。

        房间里法阵泛起诡异的黑气,叶修站在法阵外准备开始祭祀,而房子的大门却在这时被炸飞了——“叶修你给我住手!!!”破门的黄少天浑身是血,他一点都不顾自己怎么样了,他只想赶紧阻止叶修——为什么那个人明明死了那么多年了,他始终都忘不了他!明明他也很出色的啊……为什么不看他一眼呢……

        叶修并不意外他们能进来,他平静的看着紧张的联盟,仿佛再看一场闹剧。“抱歉,我不能回头。”打断刚要开口的联盟“君莫笑,沐雨橙风,一叶之秋——临世。”叶修闭上眼睛淡淡道。捏着符的孙翔一脸震惊的看向叶修——一叶之秋是他的风水兽啊……怎么可能……站在他身旁的周泽楷眼尖的看见他手背上消失的令咒,周泽楷的脸色阴沉了下去,他们都忘了一叶之秋最初的Master是叶修,自始自终……一叶之秋都只会遵从产生初代的Master。他握紧左轮的手紧了紧——前辈比想象的要更难对付。

        空旷的房子里没人再说话,每个人都沉默着,联盟的人是清楚的,他们已经没有机会了,各种意义上的。

        站在门后的苏沐橙垂下头,黑暗很好的隐藏起了她脸上的悲伤,她清晰的感觉到了背上令咒的消失,但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屋外晚风渐渐吹起,落日的余晖从窗户里撒进,不偏不倚的正好将叶修整个人裹了起来。离苏沐橙最近的王杰希猛的回头看向她,似是那目光太过恐慌,苏沐橙抬起了头,对上王杰希询问的目光,微微点了点头。王杰希顿时脸色煞白,握着纸符的手微微得抖了起来——开什么玩笑……不可能啊……但这样一来就解释得通了……

        当年苏沐秋确实是替叶修挡下了鬼的攻击,也因此死了,但那时的叶修就已经用禁咒复活了苏沐秋——也不能算复活,就是把苏沐秋的魂收到了自己体内,叶修本意是要把身体的掌控权给苏沐秋的,但当时才受到重创的苏沐秋连清醒都无法维持,叶修就只能先把他‘养着’。而最近几年苏沐秋已经有了苏醒的迹象,所以大家才会觉得有时候的叶修会比较奇怪——因为不是一个人,所以无法做到习惯上的自然,在大家看来就会觉得那些习惯看起来很僵硬……就像……刻意模仿一样。

        王杰希盯着叶修身后一片空白的地面,心里了然——所以叶修这些天避着他们,是已经被上身了吗……

        “叶修……你个白痴!”孙翔咬牙切齿道,他还是个青乌师,他没有眼瞎,他明白叶修没有影子的原因。

        行动派的轮回已经开始了攻击,但这些对防御形的禁咒完全没有效果,偶尔有漏网之鱼也被君莫笑一人清理干净。

        叶修……不,应该是苏沐秋,他看着混乱的局面轻扬嘴角,眼底的猩红再也藏不住——跟他抢叶修?不存在的。

        随说他沉睡了很久,但断断续续的苏醒让他早就明白联盟的人的心思,所以他才会走这一步。这样的话,他眯了眯眼,阿修就是他的所有物了。

        “苏沐秋!你给我从叶修身上下来!你想再开一次鬼门吗!”张佳乐一边弯腰躲着一叶之秋刺过来的战矛,一边朝苏沐秋吼道,他眼里满是不甘——凭什么叶修那个家伙为了他,不顾一切去开启鬼门招魂……一群疯子!

        房子中央的苏沐秋低声笑了起来,法阵里冒出的黑气围绕在他身边,使之阴沉了许多。苏沐秋戏谑道:“怎么?”他伸手让浮空的执念缠上,“抢不到阿修……你很不甘?”

        苏沐秋不大的声音却刚好让所有人都能听到,他瞟了张佳乐一眼,淡淡道:“你们还真以为阿修他是青乌师?”

        “什么意思?”韩文清停下画符的动作冷着脸道。

        苏沐秋挥了挥手实意风水兽回来,他不慌不忙的回答:“叶家确实世代都是青乌师,但阿修是个意外,他没有当青乌师的资格,因为他没有执念。但他与风水兽的配合度很高,所以我给了他一叶之秋和君莫笑,君莫笑……”他看着一脸乖戾的孙翔嘲讽的笑了起来“君莫笑在当时并不算成功,但在一叶之秋被抢了后,他只能用君莫笑了。”

        张新杰推了推眼睛,内心的愤怒没有丝毫外露——他很清楚苏沐秋的嘲讽是什么意思,如果风水兽的性能不稳定的话,其Master随时都有被反噬的危险,毕竟其本源也是执念,一不小心就会变成鬼。而叶修为了渡魂忽视了这个危险。苏沐秋的意思很明显——你们喜欢叶修,就是这么‘珍惜’他的。

        联盟自知理亏,气氛重新沉默下来。苏沐秋才懒得理会这些人,他毫不停顿的朝法阵中成型的鬼门走去——阿修,快了,马上……我们就能见面了。

        莫凡最先反应过来,他直接抓起一大把符就朝苏沐秋的方向扔去,但这些符尽数被沐雨橙风轰成了粉末,君莫笑和一叶之秋也直接蹿到了他们面前开打。

        曾经掩护的炮火指向了他们。

        曾经战无不胜的斗神将伞尖指向了他们。

        苏沐橙靠着门静静的看着眼前硝烟四起,而当硝烟中露出越来越浓的黑气时,她知道——已经没办法再挽回了,鬼门已经临世了。

       苏沐秋在被吸进鬼门的那一刻,模糊间看见法阵外的人惊恐、担忧、不甘的神色,他勉强笑了笑——什么啊……他们也是在意的吗……

        ——

        “阿修,该醒了,我们回家了。”少年清脆的声音在叶修耳边响起,叶修挣扎着撑开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大片大片的红。他呆了一会儿,随即想起刚刚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他机械的转过头看向一旁的少年,熟悉的容颜让他再也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混蛋……我终于不用摆渡你了……”

        少年将叶修揽过来,紧紧地抱住他。

        欢迎来到忘川 阿修。

       『原罪之罪』
End.
#真的不知道算不算HE……不要打我……感觉在虐联盟『???』
#下礼拜见( •̥́ ˍ •̀ू )明天就要军训好烦x

评论 ( 2 )
热度 ( 34 )

© 北岭虚无 | Powered by LOFTER